当前位置:湖北日月齐辉信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搞笑信息大爆炸
信息大爆炸
2022-09-13

如今是大数据时代,一款智能手机在手,什么事你都能知道,什么样的事都能帮你办到。给你生活带来极大方便,但是也给你生活带来不少麻烦。不信,你听我说说自己的遭遇。

1

凡是有手机的人,一定遇到过垃圾信息,不是你中大奖了让你去领,便是你儿子被车撞了现在医院里让你把医药费打到指定账户,要不法院有你传票你有麻烦了你是私了还是公了?我是上海人,门槛不要太精,我才不会听信这类讹诈。我天天听电台警方温馨提示“治安天天讲,防范天天盯”,我才不会轻易上当。可是一不小心,我还是经常犯困犯错。弄得我对信息神经过敏,提心吊胆,失眠,心动过速。家里人劝我去医院看神经内科。医生说这是大数据时代综合恐惧征,看不好的。比如有一天休息,我跟妈说今天你不用烧饭了,我们叫外卖吃比萨饼。我就一个电话打过去。下面就是我跟那家快餐店的一段对话,这简直让我发疯,我妈也吓出一身冷汗。

“我是胜必客。刚才先生您来电要两份外卖对不对?”

我说是的。对方是个女青年的声音,清脆好听。

“先生,麻烦您,请把您会员卡号码报给我好吗?”

“可以。”我就将他们送我的贵宾卡号码报过去。

“马先生您阿是住在马当路马当弄13号小马花店楼上,您家的座机是7475787-7。”

“你?这么啰唆。”我很有几分不高兴。我们家的电话号码也实在讨厌。上海 话 听起来很不雅观。这女的报这个电话号码好像在窃笑,尾号两个7故意停顿一下 。

“先生,请问您用手机付费还是付现金?”

这时候妈着急了,抢过手机问对方:“你们怎么知道我家所有通讯号码?”

“大妈,你儿子知道,因为我们联机到CRM系统。”妈听不懂,将手机交给我。

“马先生,您要哪种比萨饼?”

“就海鲜的吧。”

“马先生,海鲜对你妈怕不合适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 根据你妈的医疗记录,她的血压胆固醇偏高。”

我妈惊奇了,卖饼的怎么知道我老妈子有什么病?我对妈笑笑。

“那就吃清淡的吧。可以刷卡吗?”

“对不起,请你付现金。因为你的信用卡已经刷爆了。最近你大概在办大事,提款频繁。现在你还欠银行17500元,而且不包括房贷利息……”

妈在旁边听,问我卖饼的跟你说什么?我赶紧捂住手机,慌慌张张说“没什么”。妈怪怪地看着我:“那你脸涨得这么红,在跟人家调情吧?”“妈你寻啥开心?”我马上拿起手机:“那你就送来吧,我付现金,多久送到?”

“大约30分钟。如果您不想等,你可以骑自行车来。”我一听来气了,“怎么?瞧不起我?我开轿车来!”对方在电话里轻柔地笑了:“先生,据我们CBM全球系统的车辆行驶自动跟踪记录,你的车号F7086小车因为擦刮目前正在修理中……”

2

吃个比萨饼吃出一泡气还是小事。后面发生的事更让人啼笑皆非。我跟李英快结婚了,我们都是大龄青年,经人介绍谈了4个月,合得来就筹备结婚。

妈早就盼这一天。我们从民政局办完结婚登记的第二天,家里的电话就闹猛了。我妈接到的第一个电话是吉吉婚庆公司。我妈问婚庆公司是干什么的?对方说帮你们儿子张罗结婚,妈一听高兴,那是好事,是喜事,大喜事是要大家帮着办。我妈说我儿子什么时候结婚还没定呢,他们出去领房产证,房子刚刚到手,还没有装修哩。等他们回来我跟他们说,我记下你的联系电话。谢谢你这么热心。对方再三叮嘱你们的婚事我们包了,你们不可以再找别家。我妈诺诺称是。接着是妈接到照相馆为我们拍婚照的;食品公司推销定型的喜糖的;饭店预定喜酒的。我妈以为儿子人缘好,朋友们主动帮忙。后来我打听到,这几家电话骚扰的商家都是联档码子,吉吉婚庆的小伙子的姐姐就是民政局婚姻登记处那个女干部。后面几家都是吉吉亲朋好友。

那天我与李英领好房产证回家时,我妈说你们还没结婚,全世界都知道了。妈是带着笑脸在埋怨。心情极好。这时候有人敲门,妈说快去开门,说不定亲朋好友上门来了。刚才楼下花店小马送一捧鲜花给我们,表示祝贺,我也答应她喜庆那天鲜花买她的。

我媳妇去开门吓得叫起来。我们以为出了什么事。原来门开处,外面闯进外地口音手持斧头的民工。媳妇大惊失色问:“你是谁?!王平你快来呀,吓死我了!” 那民工若无其事:“你别吓,我只砍木头不砍人!”不经允许,这家伙说着大摇大摆就踏进我们家。

“喂,你干什么?”我上前挡住那家伙。

“我来帮你们装修。”

“谁说我要装修?”

民工摸出一张纸念道:“桃源新村14号303不是你买下的新房吗?”

“噫!你怎么知道?”我奇怪了。

“你还没有装修对不对?”

“关你什么事?”这家伙一屁股坐下来:“我来帮你装修。你别看我是游击队,做生话一流。我有证,这是我的身份证,这是我的技工证明……”

“去去,我不要你装修。”

“价钱好商量,我比装潢公司便宜一半。”

“我不要占你的便宜,你走!”我上前做了个赶的动作。

这家伙脸一沉:“你真的不要我装修?

“不要!”我家里人齐口同声:“不要不要。”

我媳妇补充一句:“要装修也找正规装潢公司。你快点出去。”

那家伙起身说:“那你们得付我500元钱。”

我问:“我为什么要付你500元钱?”

民工说:“我是从房地产中介公司花了500元钱买到你购房的信息,你得付我信息费,你连这点规矩也不懂!”

我媳妇指着他鼻子说:“你这不是上门敲诈吗?”

民工又坐到沙发上:“你不付,我就不走。这个月我还没开张哩,要不你老房子有什么零活让我做,我什么都会。”边说边玩弄斧子锋口,往斧子口吹了几下。我妈一看苗头不对,忙说:“算了算了,给你钱,你快走吧!”我知道今天碰上老赖了,对付这种人也真的没办法。就顺水推舟:“我也知道你不容易。看在我妈面上,这样,给你二百五。滚吧,你再要绕,我报警了!”这家伙拿上钱便溜之大吉。

3

民工走了以后,妈说了一句:算了,花了钱财好消灾。这才缓解我们心头的愤懑。我正想打电话给那家房地产中介,责问他们为什么透露我的信息?

这时又一阵敲门声。我媳妇吓坏了,对我说:“你去开门!这二百五又回来了,来者不善,给钱太爽气了,他又来敲诈。”我一想也对。抄起根拖把柄,做好正当防卫准备。

门开启。我立即将拖把扔下。门前站着文质彬彬穿白大褂的女人,很有礼貌。

“对不起,打扰了,我能进来吗?”

“你是哪里的?”我问,同时用手臂挡住门。

“我是妇产科医院的。”白大褂指指胸卡。

“妇产科医院?你什么事?”

“请问你是李英小姐什么人?”

我一听她叫出我媳妇名字,那一定跟我媳妇熟识。我将手臂从门框上放下。“我是她的丈夫。你请进。”

医生踏进门来满面笑容握住我的手说:“祝贺你呀,你快做爸爸了。”听了这句话,全家人面面相觑。我媳妇坐在沙发上脸涨得通红。我妈倒是特别兴奋。以为我们俩坐上喜,奉子成婚什么的。可我听了这句话像吃了苍蝇想吐,这怎么可能呢?于是反问:“你说什么?我要做爸爸了?什么意思?”

医生附在我的耳边说:“她没有告诉你?她早就有了。”

我狐疑地瞧瞧沙发上窘态百出的未婚妻,问医生:“什么?早就有了?多大了?”

“从我们获得的信息看,应该有五个月了吧。”

天哪,别人不知道,我可是当事人,我跟她熟识才4个月,从来没有碰过。

她怀的是谁家种?这时发愣的李英好像被蛇咬了一口跳起来:“你在胡说什么?”

在我们六神无主的空间,那医生却跟我妈谈得热络。“阿姨,为了迎接你的孙子出生,我们产院提前介入,已经为你们宝宝准备好从一岁到七岁所有衣物用品和营养保健品,从尿布到奶粉,包括儿童玩具……”我妈看着医生出示的图文,喜不自禁。

这时我与媳妇清醒过来。忙上前拉开妈,对白大褂问道:“喂喂,刹车!你到底是产院医生还是促销做生意?”

“我是产院的三产经理。”

“这么说你不是医生,你是商人?”

“我们是医商不分家,是医生也是商人。医生为我提供信息,过年我为医生送上红包。”

“我们家李英的信息谁提供的?”

“她有没有到过我们产院检查?”

媳妇说:“我去妇产医院妇科检查就一定是怀孕?”

白大褂问:“你是不是叫吕英?”

媳妇:“我是叫李英。”

白大褂打开名册:“我这里记录在案,不会错,你看……”我揍上去一看,发火了:“看你个鬼!我们家李英是木子李,你要找的是双口吕。这照片也不是她的。”

这回白大褂尴尬了,看看花名册又对我妻子的细腰打量一番,边说边退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搞错了。”出了门还不忘补一句:你太太要是怀孕了,请通知我,这是我的名片。

4

白大褂上门惹得我们夫妻很生气,李英指着我的鼻子责问:“刚才那家伙说我怀孕5个月,你那眼睛怎么盯住我看?你信以为真是不是?!”我忙掩饰:“不,不,我根本不信。”媳妇说:“得了吧,刚才你看我的那种眼神,明明是充满怀恨,恨不得一口吃了我。”我说:“没有这回事,你问我妈。”我妈忙打圆场:“如果真怀上了,我才高兴……”看到媳妇怒目而视,我妈知道说错了,忙改口:“不说也罢,我是说明年这个时候我能抱孙子,那是我乐福珍的福气。”全家都笑了。

这时只听到门外有叫“乐福珍”,我们以为是我妈跳舞的搭子上门。又听到亲切友好的在叫喊:“老太太在家吗?”我妈就去开门,进来一个和善的小老头。陌生。

我妈问:“请问你是谁?”

“你就是乐老太太乐福珍同志?你想不起我啦?”小老头笑嘻嘻地说。

我妈笑眯眯地问:“年纪大了,记忆差。你是哪位?”

小老头:“十年前我跟你是一个单位的。”

我妈说我们服装公司有三千多号人哩。

小老头:“我是搞供销的。”

我妈说她是车间工人,见不到你。

“我可是见过你。”

我马上招呼说既然是我妈同事,请进来坐。我媳妇替他倒上一杯茶。

这小老头很会谈吐:“这两位一定是你的儿子、儿媳妇?”

我妈说:“你真有眼力。”

小老头抚掌感叹,“啊,我们都老了。”

我妈:“ 是呀,岁月不饶人。”

“看家里贴满喜字,儿子要办喜事?”

“是呀,到时候请你吃糖。”

“新房都准备好了?”

“买了一套二居室。”

这时小老头凑在我妈耳边说:“好福气。乐老太太,儿子的房子都安排好了,你应该考虑自己的居住方向了。”

“我老了,住住老房子算了,没有什么讲究。”

小老头神秘兮兮:“越是老了,越要考虑自己。老年人应该有自己的永久居住地。我已经替你想好了,明天请你去看房子。”

“看房子?我没钱,儿子的房款还是按揭的呢。”

哦,我这才知道他是搞房产销售的,怪不得能说会道。我问他:“你是在房产公司工作?你们房子每平米啥价位?”

“不贵,8000到10000。”

“这么便宜?环境怎么样?”

“环境优美,青山绿水。”

“那肯定不在上海市区,上海外环线内没有这种价位房子。”

老头说:“你说对了。不过交通很方便,明天我陪你妈去,免费接送,还供应午餐。”我越听越不对劲,问他:“你们的房子在哪里?”

“不远,苏州七子山。”

我妈也明白了:“你说的是什么鬼地方?”

我冲着他板面孔:“你说的莫非是阴宅吧?喂,你是推销墓地的吧?”

他居然掏出一张名片,上面印着什么阴宅发展有限公司。我妈埋怨今天真是倒八辈子霉。碰着鬼了。

“你们要破除迷信,人做到头就是鬼。人要住房子,鬼也要住房子。”老头还振振有词。

“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妈同事份上,我要对你不客气。”

我妈问:“啊,你怎会冲到我这里来?谁告诉你我住在这里?”

“我是从你们退管会抄来的名单。凡是60周岁以上老人,都是我访问对象。”

我妈发出逐客令:“你来的真不是时候。你不看见我们正在办喜事吗?我明确告诉你,我现在还不想死。”

“死是早晚的事,人不可能长生不老,喊万岁的人也只活八十几……”

“趁我现在还没有发作,你赶快离开。”我说。

“好,不打扰。要么,等你结婚那天我再来……”

“你饶了我们吧!”我妈长叹一声。

5

门砰然关上后,全家发怵。我妈说去买挂鞭炮放放冲冲霉气。我说那倒不必,百无禁忌。心里没鬼不怕鬼。我媳妇哈哈大笑说你们家真有意思,怎么平时无声无息,要办喜事了,都来凑热闹。我妈说会不会再有人来敲门?话音刚落,真的有人在敲门。我妈问:“开不开?”我说:“坚决不开门!”我媳拿起手机打110。我妈从猫眼一瞄对媳妇摆摆手:“别打了,警察来了!”“这警察不会是冒充的吧?”

“大妈,我是小董。”小董是这个小区的片警。大家都熟识,我们忙开门。“正要打110去找你们了。”我妈放心了。

警察小董说:“刚才我们保安拦住一个手拿斧头的民工,是从你们家里出去的?”

我们说对,他硬敲我们二百五。民警说:“他不知道我们每个小区都有摄像头,天网恢恢,他跑不了。这是他交还你们的二百五,并且作了检查。我和小区保安也向你们道歉。”

“你们道歉什么?”

“在我们分管的范围内,要保证你们的安居不受干扰。”

“谢谢你!”我说:“但海量的信息,你们防不胜防。这是一只看不见的手。”民警点头称是:“知道,我们也正在运用信息手段天天清扫垃圾。我们守土有责。有麻烦找我。这是我们最近设定的信息治安微信号。请多联系。”

民警走了以后,心想这回可安静了,准备吃饭。饭碗刚端起,家里电话、手机又响成一片。

接呢不接?!

全家踌躇不决。如您使用平板,请横屏查看更多精彩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