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湖北日月齐辉信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社会元老级商户们的记忆:他们的人生和鞋城经历起起伏伏2016年10月28日
元老级商户们的记忆:他们的人生和鞋城经历起起伏伏2016年10月28日
2022-09-24

“我的店搬到眼镜城了,还是老牌子,富贵鸟,地方比这里大一倍。想买新鞋子的找我,以前买的鞋子有问题也找我。”这几天最后特卖,面对纷涌而来的顾客,老板娘陈灿芹嗓子都有些哑了。

这个地处环城北黄金地段的鞋城,这两天迎来最后的大甩卖。鞋城墙上拉着,告知顾客:白鹿鞋城商户整体入驻艮山西116号眼镜城内,8月28日,新白鹿鞋城正式营业。

在这里跌倒,又在这里爬起

“我们刚入驻的时候还年轻,做着做着,就都老了。”这是记者在采访时,商户们感叹最多的一句话。白鹿鞋城主要做批发生意,再加上历史久、地段好,生意相对比较稳定,所以许多商户一做就是十几、二十个年头。

为了守住生意,这些年她都没有好好出去旅游过一天。“店门不好随便关的,你关门了,或许四五百双鞋的生意就跑掉了。”说着,她摊开双手给记者看,那手上布满了老茧,骨节粗大,“塑料绳、胶水、胶带纸、纸箱,每天都打交道,这就是劳动人民的手,哪里会好看啊。”本报记者裘晟佳本报通讯员郑仰中

当时刚准备进夏天的凉鞋,结果杭州有人被隔离了,市场一下子就冷清了。“我们来开店,怕吓到客人又不能戴口罩。可每天进店的客人基本都是个位数。生意最差时,销量连平时的1/10都没有,大家都在苦撑,直到第二年春节之后,生意才算恢复正常。”

做生意的人,大都听过“上广州批服装,去杭州进鞋帽”这句话,而白鹿鞋城作为杭州最主要的鞋类批发市场之一,在全省乃至全国都颇有名气。

就这样,她的人生又回到了起点,她在马对面的华贸鞋城当起了营业员,“那次做到2008年底,华贸要搬到九堡去了,我就又回到了白鹿,把我的店铺收了回来,重新当起了老板。”

记者来到她店门口时,她正忙着跑进跑出取货。附近一个摊主拿着她摊位上的两双黑色男士皮鞋说:“胖大姐,借你两双鞋啊!”“没事,你自个记牢哈!”她豪爽地答道。

和市场一起成长的她,也经历了市场的起起伏伏。给她留下最深印象的,就是那一年。

那一年

胖大姐的人生:

现在,胖大姐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,她的人缘也是出了名的好,”我们中午订外卖都说是胖大姐隔壁的隔壁。温州鞋厂那边发货的话,只要写胖大姐鞋行,货运就能够准确地投到这里,这都是做久了口碑好的缘故。”隔壁的商家们都夸胖大姐。

但是这一回,在杭州市中心驻守了二十年的白鹿鞋城,真的要搬了。

今年49岁的陈灿芹是萧山人,算得上市场里的元老级商户。究竟有多“老”,连她自己都记不太清了。

白鹿鞋城创办于1994年,最早是杭州标牌厂,后来企业改制,厂房经简单装修后变换为鞋类市场。由于基础设施及硬件都比较老旧,消防设施不达标,以及商户随意自搭违章建筑等问题,有关白鹿鞋城的搬迁问题,从2000年以来各种说法就没有停止过。

鞋城的生意淡了一整年

二区653号店铺的老板何晓云,就是其中之一。“胖大姐鞋行”是她的店名,很好记。

1993年,胖大姐只身一人来到杭州,在露天市场摆摊。1999年,她经人介绍到白鹿鞋城当起了营业员,月收入800元。2004年,店里的老板不做了,胖大姐鼓起勇气拿出仅有的积蓄,把店面盘了下来,自己当起了老板。但是3年后,由于亏损太严重,她不得不把店铺租给了别人,“现在想想,当时真的没经验。”

陈灿芹说,之前她一直在家务农,老公是泥水师傅,两人对做生意一窍不通,“种田没多少收入的,儿子又还小,当时想着夫妻俩一起开店,苦点累点,不要苦到孩子就行了。”她记忆犹新,“我们那时只有几万块钱的积蓄,当时全砸进去了。”没想到,光进货就累得半死:“我老公晕车,那时到温州进货要坐24小时汽车,别提多难受。”

“我只记得1995年,我和老公带着儿子跑到城里来。我在华贸鞋城买了摊位,又在白鹿租了摊位,那时白鹿才刚开没多久。”

胖大姐是诸暨人,今年52岁。她的店主要经营男、女休闲鞋和真皮皮鞋。和其他店老板有些不一样,在市场待了15年的胖大姐,做过营业员又当老板,这样的经历还重复了两次。蛮励志的。